主页 > 新闻 > 社会民生 > 正文

2018,我们该如何定义“更好的生活”?

文章来源:河南新闻网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02-27 15:29

冰雪消融万物欢,2018年飘然一旬,草长莺飞,预示新希望的春阳又一次照耀大地。

房子是租来的,生活不易

春节假期后的第一天,北漂杨勇(化名)还没有从老家其乐融融的回忆美梦中清醒,一整瓶强力去污剂的“芬芳”就刺入他了的鼻腔。回来第一次用出租屋里的马桶就堵了,可杨勇爬起床后连给房东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挤出来,匆匆热了一碗速冻馄饨就赶早高峰去了,节后上班第一天的路况,可想而知的艰难。

网上有一句非常经典的热评:“理想,就是离乡。”杨勇离乡多年,寄托他理想的就是这一间间装修越来越好的出租屋。屋内的陈设随着杨勇的几次搬家、与几任女友的分分合合而变换,不变的是一床母亲寄来的被枕;一台据说能烹调多种菜肴,杨勇却只拿它来热快餐的微波炉;一部兼容并蓄杨勇工作、学习、娱乐需求的笔记本电脑;当然还有每个出租屋都似乎“必备”的不争气的马桶。

年龄三十岁,月薪三十K,存款三十万。北上广深如今有许多“三十”人群都和杨勇一样吮嗅着大城市自由的气息,舔尝着劳有所得的美好。尽管看似高昂的月薪和不菲的存款实在不足以在大城市交首付;尽管“三十”人群留在北上广的动力何在让朋友们十分不解;尽管他们的父母们普遍认为,在外漂泊的儿女和旅行青蛙是一样一样的,是总要回家的。

“如果说大城市的生活让我“痛并快乐着”,那么快乐的成分,肯定远大于痛。“杨勇如是说。在他看来,大城市不但给他的理想以容身之所,更给了他为之奋斗的舞台。大城市的写字楼生活,远比家乡打牌喝茶的节奏更有趣。每一天海量新派信息的“强制”灌输虽然让三十岁的杨勇头脑爆炸、口干舌燥,但这种国际都市的节奏却比那种周而复始的朝九晚五更戏剧化,也更吸引人。

对所有人来说,大城市文化的包容性也许是独一无二的。无论是草根市井、忙碌中产或者社会精英,都能轻易寻找到让自己倍感舒适的文化圈层。自身的文化实力和经济实力能够在大城市的全方位驱动下交替提升,让人觉得自己始终在时代的洪流中前行。

对杨勇而言,是2018年的北京,赋予了他“生活更好”的可能性。

婚姻生活不易?至少好过异地恋

张超超(化名)和王曼丽(化名)是我见过的毕业五年、异地五年后唯一一对还没各自找借口一拍两散,反而最终共同走进婚姻礼堂的天生一对儿。对他们来说,多年的异地恋是一场穿越时空的旅行,在终点能够拥抱彼此,这何尝不是一幕人间童话。如今在浙江一套近百平米的新房里迎娶新娘的张超超总是打趣说:“我在陕西,她在浙江,相隔不远,区区一千七百公里,四分之一条长江而已。”

“五年相处,我已经发现她不仅仅是我一开始认识那个与我三观一致、性格互补的姑娘了。更多时候,她更像我想要的那种贤妻良母。我们之间最刻骨铭心的时刻,不再是每个‘通往XX的乘客现在开始检票’车站广播瞬间满满的不舍,也不是每次见面欢喜的相拥,不是十八个小时硬座的结伴旅行,不是雨夜里并肩而行时相互依偎。而是我们都知道未来的路并不那么容易走的时候,却依然坚定地牵起了彼此的手。”

时至2018,张超超和王曼丽结婚四年,这对夫妇如今讨论最多的就是,这个月要包多少个红包、出多少礼金,睽违已久的假期旅行是不是又泡汤了。殊不知他们本月出礼的对象当时也并不轻松,小伙子的彩礼,家里还迟迟没有备齐。相亲、彩礼、孩子。当代适婚男女的三大话题,也是话剧、电视剧作品的理想题材,这些考量婚姻哲学的情感冲突既残酷现实,又妙趣横生的让人想吐槽。

吐槽一番之后,张超超和王曼丽还是制订了今年五一的出游计划,“五年异地恋我们都克服了,80后夫妻的‘三年之痒’我们也迈过去了,钱算什么,没了再赚!”参加小伙子婚礼的他们也得知,小伙子的丈母娘最终只收了一万元的彩礼:“收了你东拼西凑的彩礼,我女儿和你后面的生活只会更糟,我怎么忍心!你现在做小生意刚起步,我相信你的能力,相信你们这一代、下一代的生活会更好!”

翻新自己的生活,多老都不晚

在深圳城中村一条名不见经传的老街区上,廖婆婆是位名人。并不是因为她对这里作出了什么经天纬地的贡献,只因为她独自经营了一家“锦记”杂货店三十多年,凭一己之力养大了几个子女,老少邻里街坊对这位廖婆婆再熟悉不过了。

与此同时,他们对廖婆婆的小店也再熟悉不过了。当它每天清晨开门迎客时,仍然无奈的保持着三十几年前的陈旧风貌,那些在这里吃过一整个童年的零食、买过半生油盐酱醋的熟客们渐渐开始“不爱”它了。身旁鳞次栉比的商超、便利店更整洁、更现代化、选择余地更大、商品种类更新,似乎质量也更让人放心,愈发让“锦记”失去了往日的色彩。然而由于年龄的原因,廖婆婆已经很难再翻修自己的店铺了,在杂乱无章的货架深处哄睡孙子的廖婆婆,看起来和宫崎骏动画里老奶奶一样,风轻云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成为历史。

“真是光亮太多了。”前不久,廖婆婆偶然获得了一次免费进行店面翻新的机会,室内软装、货柜收纳完全重新设计规划,融合了现代极简主义整理艺术的“锦记”焕然新生,不但视觉上通透许多,采光率也大大提升。更重要的是,廖婆婆现在能在有限的空间里摆放更多种类的商品和存货了。

“大家都说我这边装修得比原来好看了很多,他们都说要来帮我买点东西,这让我很开心。”

2018,廖婆婆开始相信自己经营小店的生涯不会比三十年前差,生活,只会更好。

几年前,一句“好的生活,没那么贵!”我们深以为然。

几年后的今天,我们要由衷对自己说一句“你的生活,会更好!”

真人炸金花平台